在國際自然保護聯盟公佈的全球100種最具威脅的外來物種中,入侵中國的就有50餘種,涉及農田、森林、水域、濕地、草地等幾乎所有的生態系統。
  入侵
  巴西龜威脅本土野生龜
  花鳥市場里,一些人喜歡買上幾隻身上翠綠、耳邊還帶有紅色點綴的巴西龜,既好看又洋氣,而且還好養活。
  如果您買後,一時心生憐憫,把它放生了,那您就成罪人了,因為巴西龜對生存環境要求不高,適應性和繁殖力非常強,被認為是世界最危險的100個入侵物種之一,一旦進入本地的生態系統,將會侵蝕本地生態資源,威脅本土野生龜與類似物種的生存。
  早在幾年前,中科院動物研究所副研究員解炎就曾指出,巴西龜繁殖能力特別強,而且食性也非常廣,小型的龜類魚類以及魚卵,都能成為它的食物,幾年的時間,就能取代本地的龜類。巴西龜2歲就成年,而本地龜則需要七八年,本地龜搶奪食物根本不是巴西龜的對手。
  事實上,近幾年關於巴西龜頻繁出現在我國水域的例子不勝枚舉。2012年,浙江省自然博物館兩棲爬行動物專業研究者陳蒼松發現,巴西龜已經進入錢塘江水域。此前,陳蒼松發現:2002年,巴西彩龜只是在凈寺及附近放生池活動;3年後,西湖及附近水塘發現了它的蹤跡;2010年,西溪濕地等杭州市周邊的濕地也成為巴西彩龜的棲息地。而如今,它們已經到了錢塘江。
  巴西龜折射出來的問題有個專業的稱謂:生物入侵。關於生物入侵的危害,去年柳州就曾發生了“食人魚”事件。2012年7月7日下午,柳州市的張先生在柳江河白沙二隊附近親水平臺給小狗洗澡時,竟然被3條凶猛的魚攻擊,其中一條突然咬住張先生的手掌不放。張忍痛將魚摔上岸,才發現自己的手掌幾乎被啃掉一塊肉。張先生之後將這條魚帶回了家,併在網上查詢其身世。經過上網比對查驗,張先生捕獲的這條魚竟然和產自南美洲的食人魚一模一樣。食人魚俗名水虎魚、食人鯧,是南美洲食肉的淡水魚。它們通常有15至25釐米長,最長的達到40釐米。食人魚具有尖利的牙齒,據說能夠輕易咬斷用鋼造的漁鉤或是人的手指,非常凶猛,一旦發現獵物,往往群起而攻之。當地人用它們的牙齒來做工具和武器。
  據專家介紹,我國南方多地的氣候和亞馬孫河流域的氣候相似,而食人魚對環境的要求又比較粗放、繁殖速度快;另一方面,國內河流普遍缺少對食人魚自然制約的因素及天敵。這種外來的凶猛魚種,一旦在某一流域達到一定的規模,就會大量地“屠殺”水中其他的魚類,給當地生態平衡帶來嚴重的危機。
  ●2002年
  巴西彩龜只是在凈寺及附近放生池活動
  ●3年後
  西湖及附近水塘發現了它的蹤跡
  ●2010年
  西溪濕地等杭州市周邊的濕地也成為巴西彩龜的棲息地
  ●2012年
  巴西龜已經進入錢塘江水域
  危害
  544種外來生物已經入侵
  在今年10月份舉辦的第二屆國際生物入侵大會上,記者瞭解到,目前已有很多外來生物種類入侵我國,已經確認的有544種,其中大面積發生、危害嚴重的達100多種。我國已成為世界上遭受生物入侵危害最嚴重的國家之一。
  科技部“973計劃”生物入侵項目首席科學家萬方浩介紹,生物入侵概念需要明確。一般而言,一國主動引進加以培養、種植養殖,以便豐富國人餐桌或用於保護生態、美化環境等,不歸類為生物入侵。“不是本國主動引進,對本土農業、生態環境和人畜健康產生不利影響,才能稱為生物入侵”。
  萬方浩進一步解釋,在國際自然保護聯盟公佈的全球100種最具威脅的外來物種中,入侵中國的就有50餘種,涉及農田、森林、水域、濕地、草地等幾乎所有的生態系統。
  生物入侵疫情不斷突發
  萬方浩說,新的生物入侵疫情還在不斷突發。近10年來,我國相繼發現了西花薊馬、Q型煙粉虱、三葉草斑潛蠅等20餘種世界危險性與暴發性物種的入侵,平均每年增加1至2種。此外,近年來,中國潛在入侵物種截獲頻次急劇增加,危險性外來物種瀕臨國門。
  記者在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官方網站,看到了最新統計的一份數據,2013年9月,全國出入境檢驗檢疫機構在進境農產品檢疫過程中共截獲有害生物1986種59629次,其中檢疫性有害生物135種4904次,一般有害生物1851種54725次。按檢疫業務類別統計,截獲的有害生物主要來自貨物檢疫,占截獲疫情總次數的57.98%。其次是運輸工具檢疫占17.15%,旅客攜帶物檢疫占12.53%,木質包裝檢疫占7.43%,集裝箱檢疫、郵寄物檢疫等占4.91%。
  按有害生物類別統計,截獲的有害生物主要是昆蟲,占總截獲疫情次數的49.93%。其次是雜草占27.02%,真菌占11.08%,線蟲占5.97%,細菌、病毒、蟎類、其他檢疫物占6.00%。按有害生物來源統計,截獲的有害生物主要來自巴西、美國、澳大利亞、泰國、日本、韓國、越南、阿根廷、德國、新加坡等主要貿易國家和地區。
  後果
  一枝黃花
  致30種植物消亡
  生物入侵不僅會帶來生態的嚴重破壞,有些還直接帶來經濟損失。“加拿大一枝黃花”可謂是最“臭名昭著”的外來物種之一。
  每年的10月到11月,細心的人們可以註意到,有一種長得十分高大開著黃花的植物很顯眼。它們幾株、幾十株甚至上千株地成群分佈在高速公路邊、鐵路旁、荒野中、田坎上,而且數量一年比一年多,範圍一年比一年大,這就是加拿大一枝黃花。它又名黃鶯、麒麟草,原產於北美,上世紀30年代中期作為觀賞植物引入上海、南京等地,後逸生為惡性雜草,對我國的社會經濟、自然生態系統和生物多樣性構成了巨大威脅。據上海植物專家統計,近幾十年來,“加拿大一枝黃花”已導致30多種鄉土植物物種消亡。它是多年生植物,根狀莖發達,繁殖力極強,傳播速度快,生長優勢明顯,生態適應性廣闊,與周圍植物爭陽光、爭肥料,直至其他植物死亡,從而對生物多樣性構成嚴重威脅。
  而像這樣給人民財產帶來損害的動植物並不在少數,西南大學副校長周常勇介紹,生物入侵給我國的農業生產、國際貿易、生態系統甚至人畜健康造成了嚴重影響。他指出,外來物種的來源廣、途徑多,我國多樣化的地理氣候條件,也為這些源於不同地區物種的生存提供了便利。20世紀80年代以來,外來物種在我國呈現出更快的增長趨勢,近10年新增入侵物種近50種,20餘種危險性入侵物種接連在我國大面積暴發成災。這些入侵物種已導致嚴重的經濟損失與生態災難。全國34個省(區、市)均有入侵生物發生和危害,涉及農田、森林、水域、濕地、草地、島嶼、城市居民區等幾乎所有的生態系統,其中農業生態系統最為嚴重。據初步估計,松材線蟲等13種主要農林入侵物種每年對我國造成574億元的直接經濟損失。同時,還造成生態環境的嚴重破壞,導致生態退化和生物多樣性喪失,引起土著種尤其是珍稀瀕危物種的消失和滅絕。2000年,外來有害生物對濕地和森林生態系統造成的間接經濟損失分別達693.4億元和154.4億元人民幣。  (原標題:一枝黃花滅了30種植物)
創作者介紹

kit kit

oo55ootxt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