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亞啟動治超行動後的第三天(4月8日),在G98西線高速三亞崖城段,經過加裝車廂的大貨車滿載河沙緩緩朝三亞駛去。(三亞新聞網記者鄧松攝)
  一輛大貨車朝三亞方向駛去。(三亞新聞網記者鄧松攝)
  三亞啟動治超行動後的第三天(4月8日),在G98西線高速三亞崖城段,經過加裝車廂的大貨車滿載河沙緩緩朝三亞駛去。(三亞新聞網記者鄧松攝)
  南海網三亞4月15日消息(三亞新聞網記者 鄧松)在一周前,三亞啟動治理超載超限集中整治行動,但在活動啟動一周後記者實地走訪發現,三亞貨運車輛超載現象仍較為普遍。
  幾度整治幾度複蘇 超限超載難杜絕
  “要想富,先修路”,這句老百姓耳熟能詳的話,深刻道出了公路建設與經濟發展的關係。但為了追求經濟利益,超載超限現象油然而生,主管部門不斷向這危及道路安全、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的現象宣戰。但治超多年,超載超限現象仍難杜絕。
  4月6日,三亞公路局、三亞市交警支隊聯合啟動了“公路運輸車輛超載超限及非法改裝集中整治行動”。現場對多輛改裝加高車廂的貨車進行拆卸,並對貨運司機宣傳講解“超載超限”的危害,以及面臨的處罰。執法人員表示,該行動將一直持續,“發現一起查處一起”。
  但在活動啟動後,眾多貨運司機和執法人員玩起了“躲貓貓”。三亞新聞網記者在多個路段走訪發現,貨車超載超限現象仍舊普遍。
  4月8日晚11點,三亞新聞網記者在西線高速公路距離崖城段觀察20多分鐘,每分鐘都會有2至4輛大貨車駛過。這些大貨車大多滿載河沙、水泥等建築材料,通過外觀可以明顯辨認,一些大貨車拆掉了原本加高的車廂,但近三分之二的大貨車沒有對加高的車廂進行拆卸,而是滿載貨物,緩緩的向三亞方向駛去。但在三亞西線治超點,並未看見治超人員的身影。
  “治超人員一上路,很多司機很快就會接到通知,等治超人員下班,或者不上路的時候,司機就會接著上路載貨。”貨車車主阿海(化名)說。
  每逢治超超載貨車擇時“避風”
  阿海擁有好幾輛大貨車,從事貨運行業多年。經歷執法部門多次整治的他,已經摸準了執法部門的“脈搏”。
  “整治的時候,我們都會提前知道什麼時候抓車。”阿海說,治超隊員和超載貨車司機就是“貓抓老鼠”,老鼠很多,被抓的只是極少數。阿海說,治超行動大多是在白天進行,此前他們等到治超人員下班,便上路載貨。
  “以前沒停過,但這次說挺嚴。”阿海告訴記者,他從有關渠道得知此次行動似乎比以前要“嚴厲”,於是在4月6日行動啟動後,讓自家的貨車全部停運在家。但打心眼裡,阿海並不相信此次治超行動會徹底解決三亞貨車超載嚴重的現狀。
  10號之後,阿海的車隊再次上路幹活。對此,阿海表示很無奈,“司機工資每個月一萬多元,而車子停下來也有損耗,而且其他超載車司機都在‘頂風作案’。”
  11號,公路局的執法人員再次進行超載車整治。阿海的車隊事先接到消息,僅僅白天在家休息了一天,晚上就繼續上路拉貨。阿海表示,活動啟動至今,治超工作人員上路執法兩次,對超載貨車影響並不大。11號之後,大部分貨車都在日夜不間斷的載貨。“目前看來,這次治超行動又是雷聲大雨點小。”
  4月14日上午,三亞新聞網記者在鳳凰路和機場路交匯處看到,不時有滿載河沙、水泥等建築材料的超載貨車駛過。而此時距離三亞對車輛超限超載及非法改裝進行集中整治工作僅過了一周時間。
  在三亞鳳凰路和機場路交匯處的路面上,大貨車駛過的痕跡明顯。(三亞新聞網記者鄧松攝)
  一輛滿載水泥的大貨車進入三亞市。(三亞新聞網記者鄧松攝)  (原標題:三亞治超“雷聲大雨點小” 部分超載貨車照常上路)
創作者介紹

kit kit

oo55ootxt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