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Sir揚言(第1541期)
  如果為了治水,扔多少錢都值,只要不貪污不腐敗就好。如果只是為了扮靚,不要說扔9000萬元,扔一個子兒都是浪費。
  東濠涌要變雕塑涌?這個新聞標題讓人大吃一驚,細看內容,原來這份“扮靚”方案已經被東濠涌公咨委委員一致否決,委員們認為,東濠涌作為一條千年古涌,方案未能更充分地反映它的歷史文化底蘊,“沒特色缺主題,能否回爐再完善?”雖然公咨委只是民意咨詢機構,不是決策機構,但從公咨委成員的構成來看,他們多是專業人士,希望他們的意見能夠得到足夠重視,如果這個花費不菲的扮靚方案最終能被官方否掉就好了。
  東濠涌實在不適宜扮靚,更不適合用雕塑作為扮靚的手段。我真心不是和這條涌過不去。雖說這條涌現在翻出來的歷史說是千年古涌,但千年前古涌四周疏可跑馬,而現在東濠涌兩岸———如果說還有岸的話,已經是密密麻麻的建築,可以說密不透風。車不能進馬不能行,上面還有一座連綿延伸轟轟作響的高架橋。不管這條東濠涌在古代是如何高大上,現在已經根本不適合用來做城市景觀涌了。
  眾所周知,城市雕塑的存在前提是擺放雕塑的空間。與周圍的高樓大廈相比,擺放下多大多高的一個雕塑才算是合適呢?哪怕你把兵馬俑搬過來也只是個小玩具公仔。雕塑作品擺好了,人站在哪裡看?角度體量都受到很大的限制。所以我認為不要瞎忙了。也許公咨委委員對方案的不收貨是因為計劃中要擺的東西不認可,但是我的意見是算了。搞點花花草草再放幾塊不要太貴的石頭就好。
  媒體的報道說,委員們對建湛若水的雕塑也有不同意見。對此,景觀設計方案的有關負責人解釋,湛若水是明朝中期的理學大家,與理學大師王陽明齊名於世,曾在東濠涌旁的法政路上興建天關精舍書院開壇講學,實有深遠關聯。這是一個危險的陷阱,擺個湛若水在東濠涌要不要擺詹天佑?擺了詹天佑要不要擺孫中山?擺了孫中山要不要擺蔣介石魯迅……?此類無聊的贊成反對反對贊成游戲我們早就煩透了。東濠涌又不是廣州的祠堂,不要做成廣州名人堂。乾脆誰都不擺才是王道。
  有關負責人介紹,兩年來已召開了7次關於整治工程的全體會議。資金方面,一開始景觀建設的初次方案需要一億多元,後來經過多次調整優化,目前概算資金已降到9056萬元,足足減少了1000多萬元。這數字怎麼看?如果改善東濠涌的水質要花9000多萬就有效,那可以。但是花9000多萬去扮靚,所謂省下的1000多萬無意義。這隻是方案A和方案B的比較。如果方案A是10億,省下的數字會高達9億多。不要這樣忽悠我們。
  不管有多少千年的歷史,東濠涌只是廣州城裡面的一條河涌而已,就連名字都是那麼低調那麼普通。這條河涌的地位實在不應該因什麼人曾經駐足看了一眼而扶搖直上。如果為了治水,扔多少錢都值,只要不貪污不腐敗就好。如果只是為了扮靚,不要說扔9000萬元,扔一個子兒都是浪費。有河涌就應該會有魚蝦有青苔,有花草有綠蔭,有鳥叫有蟲鳴。光陰才是最好的景觀設計師。人類可以做的只是確保流水不腐就OK了。 □陳揚  (原標題:讓東濠涌有魚有蝦,才是最好的扮靚)
創作者介紹

kit kit

oo55ootxt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